点击关闭

资产体系-说:金融的开放和虚拟经济是什么关系

  • 时间:

【李彦宏谈未来搜索】

在這樣的過程中,我們可能很多老師和專家學者都講到了金融當中的一些具體怎麼開放和技術的關係,資本市場開放,它的效益的評估等等很多技術性的、觀點的創新性的觀點,我認為我們講金融優勢的時候,我們防範風險的時候,我們可能更多在什麼樣的領域,比如說金融信息的博弈,金融支付和結算系統,人民幣資產的交易,還有人民幣外匯儲備怎麼使用等等,這都是應對外部急速衝擊應對系統應該確定我們戰略和策略的方略。

以下是演講實錄:我是研究虛擬經濟的,虛擬經濟這個詞對於大家來說覺得是一個貶義詞,我們研究虛擬經濟理論和實踐,已經有很長的時間了。從最早的時候我們說虛擬經濟這個詞是什麼,大家感覺是一個貶義詞,是不可接受的,覺得我們可能是在炒作,是在自己自娛自樂。這麼多年過去了,我非常高興的看到,不管是監管層,還是官方,還是學界,還是業界的人,對虛擬經濟這個詞都接受了,因為現在幾乎所有的這些內容文章和報告都涉及到通實向虛,這裡面虛就是虛擬經濟,實,就是實體經濟。也就是說這樣一個觀點來說,大家都普遍接受了,我們金融在做什麼?我們金融可能存在為實體經濟服務,同時還有空轉的成分,我們需要防範它的風險。

最近我們講到理論的時候,金融博弈和貿易博弈,現在整個趨勢就是金融博弈遠遠超過了貿易博弈,這個金融比較優勢我們知道,原來強調貿易比較優勢,現在強調金融比較優勢,我們國家這個領域要考慮這一點。講到金融比較優勢面對美國金融戰略的對立。這裡我看到今年十九屆四中全會當中其中有一個非常主要的思想,也就是說國家治理體系的現代化和國家治理能力的現代化,其中就包括了金融體系的健全和完善,其中就包括金融安全網的確定。這裡尤其提到一點,我們現在要面對這樣一種金融博弈的時候,我們需要有這樣一個思想準備,就是說應急系統,應急系統的建設,外部金融衝擊,如果說後面確實是這樣金融博弈對我們來的衝擊,在這樣情況下我們的應急系統是什麼?這個已經提到一個很高的程度了,據我所瞭解,這樣的一個在中央的政治局那邊學習的時候,提了很多次,我們要有金融預案,要有金融應急反映機制,要有金融所有的應對策略,這是我們在開放過程當中,深化開放當中必須具備的這樣一個金融安全保障國家體系安全的必備的機制和體制機制的配合。

這裡頭我們研究的時候,說金融的開放和虛擬經濟是什麼關係?覺得我們講虛擬經濟更多講它的負面影響,有相當多的人不主張金融開放的,金融開放和虛擬經濟之間可能是什麼關係?我們說虛擬經濟越發達,就意味著我們國家阻擋外部進來的金融衝擊和實體經濟之間可以有這樣一個隔開來的緩衝器的作用。為什麼?你像美國在1997年亞洲金融危機的時候,有很多資金從亞洲市場撤出來以後,進入到發達國家市場,在美國,當時有一萬八千億美元資金沖向美國市場,你會很奇怪的發現,美國的通貨膨脹沒有,同時它的資產價格也沒有漲起來,為什麼?它就是巨大的容器,巨大的蓄水池,把這些資金吸收吸納了,不光是價格,還有數量,交易量等等吸納了,所以我們對外開放的時候更應該把我們國內的資本市場金融做的更好,這樣做一個緩衝器能夠阻擋外部的金融衝擊,我們金融和經濟增長更加穩定。

新浪財經訊 2020年1月11日,由中國人民大學中國資本市場研究院、國融證券股份有限公司、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共同主辦的全國性資本市場年會——第二十四屆中國資本市場論壇在北京舉行。南開大學虛擬經濟與管理研究中心主任劉曉欣出席圓桌論壇,她認為,我們國家在強大,實體經濟在強大,但是我們貨幣金融體系遠遠不夠,這是一個規律,所謂的規律,實體經濟和貨幣金融體系一定要相配套的,金融開放和金融發展,貨幣人民幣的國際化這是一個必然的趨勢,換句話說這是一個規律是不可逆轉的。

南開大學虛擬經濟與管理研究中心主任 劉曉欣

今天跟大家分享的一個觀點是什麼?我認為今天的主題,關於金融開放的目標,我覺得金融開放這是一個規律,這個規律表現在什麼地方?任何的經濟發展過程,它的經濟實力增強了,一定是貨幣和金融體系要與之相配套。我們國家在不斷的強大,不斷發展的時候,我們貨幣金融體系現在遠遠不夠的。就像剛剛所說的正因為我們國家在強大,實體經濟在強大,但是我們貨幣金融體系遠遠不夠,這是一個規律,所謂的規律,實體經濟和貨幣金融體系一定要相配套的,金融開放和金融發展,貨幣人民幣的國際化這是一個必然的趨勢,換句話說這是一個規律是不可逆轉的,所以我們今天講金融開放的時候,不是我們僅僅是思想解放的概念,應該提到這樣一個高度認識,這是一個自然發展的過程,是自然的規律,是不可迴避的,這是我一個觀點。

還有一個很有意思的事情,我們國家講到防範風險的時候,目前有一個特別重要的觀點,我們的不良資產處置,我們會說中國的不良資產處置是非常有特色的,雖然我們學國外進行不良資產處置,你想想看我們不良資產高達30%,甚至60%多的時候,我們國家還是沒有金融危機,還是能夠把風險處置的很好,這其實就是我們對外開放的過程中,我們有一個很好的手段和一個絕活,把金融風險很好的化解,這就是我們所說的中國特色不良資產處置的方式。尤其是現在我們知道工商銀行(601398,股吧)怎麼處置的,我們主動的會化解,事先的化解,我們把風險化解了,也不存在金融危機,充當了西方國家金融危機屬於清道夫,我們用不良資產處置作為清道夫的功能讓風險隔絕出去,讓風險化解好,我們金融體系更加完整更加堅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