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湖北省医疗队-退役军人事务系统医疗队和湖北省荣军医院的医护人员冲在一线

  • 时间:

【安东尼32分】

抗疫,所有人都在攜手努力,搭建起協同作戰的戰鬥堡壘。

《 人民日報 》( 2020年03月01日04 版)

湖北省榮軍醫院接到通知,部分確診患者將陸續轉出。不少轉院患者在轉院前,專門給醫護人員發來感謝信,有些還會通過微信告知自己的身體近況。有的患者轉院後,換了新環境有些不適應,大家也隨時“在線”,給他們鼓勁打氣,疏解患者焦慮的心情。

檢驗科是醫生的“第三隻眼睛”,湖北省榮軍醫院檢驗科副主任張晉每天忙個不停。張晉的父親是退役軍人、“老檢驗”,妻子也在省婦幼保健院從事檢驗工作,家中還有一個9歲的兒子。

親人的牽掛,讓這座城市更加溫暖,也讓一座座戰鬥堡壘更加堅實。

“我們來了!”2月11日,湖北武漢。隔著厚厚的防護服,張大文和鄧祖華的手緊緊地握在了一起。他們分別是江西省榮軍醫院副院長和湖北省榮軍醫院院長。這次跨越數百公里的握手,開啟了全國退役軍人事務系統醫療隊對口馳援湖北省榮軍醫院的歷程。

“我身上有病毒,檢測陽性,我真的很想跟你握手,但不能……咱們加個微信吧!”2月23日,在湖北省榮軍醫院四病區,61歲的張阿姨叫住浙江省榮軍醫院支援湖北醫療隊的王雅琴,兩人成了“線上好友”。

收到信息,王雅琴和隊員們感慨萬千:“我們的付出都是值得的。”

一心奉獻,展現擔當抗疫戰場上,退役軍人事務系統醫療隊和湖北省榮軍醫院的醫護人員沖在一線,一心奉獻、精心診療。

袁添是湖北省榮軍醫院醫務科科員,已經在防疫一線工作近30天。此起彼伏的電話、發熱病人標本採樣、明確標本送檢、重症病人轉運、物資調配等,是他每天的工作。“忙起來,就跟打仗一樣。”他說,“但我是黨員,是退役軍人,我不能逃避。”

疫情雖嚴峻,但有愛就能戰勝。戰疫結束,這座城就會春暖花開。

新冠肺炎疫情發生後,湖北省榮軍醫院被設為定點收治醫院。在退役軍人事務部號召下,各省份榮軍醫院紛紛請戰支援,退役軍人事務部選擇了山西、江西和浙江三省組建成第一批醫療隊。

各省醫療隊即將到來,為保障醫療隊到達後的住宿,湖北省榮軍醫院體檢中心主任張莉帶領她的團隊將所需物資一趟趟運到賓館,分成40份,分送到各個房間,最後還要逐個房間反覆檢查,以防疏漏。

戴著厚重的面屏、容易起霧的護目鏡、密不透風的防護服,脖子已經僵硬到不能轉動,護目鏡里的霧氣凝成小水珠從縫隙流到臉頰,不停看診、問詢已經讓他在交班之時無力再多說一句話。

“打完仗就回來!”張晉淚止不住地流。

熱血出征,立下誓言“我的同行不計生死,衝鋒在抗擊疫情第一線。”浙江省榮軍醫院醫生夏奇奐每天在新聞報道里看到醫護人員“逆行”的身影,內心油然而生一股敬意,特別希望有一天也能成為“逆行者”的一員。在接到通知後,夏奇奐毫不猶豫地報了名,如願上了前線。

醫療隊40名隊員與湖北省榮軍醫院158名醫護人員並肩作戰,與病毒搏鬥、和時間賽跑,全力救治患者。從1月23日到2月26日,該院累計發熱門診量3711人次,累計收治住院發熱病人451人,其中確診病例377例,治愈出院159人。

“作為共產黨員,應該堅守崗位,履行職責。”湖北省榮軍醫院總務科科長譚學龍說,“我們科現在有18個人在崗,包括我在內有8個人都是退役軍人,做好後勤保障工作,每個人都義不容辭。”

醫療隊員、護師盧燕琪下班回到駐地,看到微信群里說下午要接收50多名病人,平均一個病區接收10名病人。“下午上班的護士們肯定忙不過來,我們來的目的就是分擔他們的工作,怎麼能在這個時刻休息呢!”於是,盧燕琪匆匆吃了幾口飯,整理好行裝出門,碰到同事,大家默契地相視一笑:“加班去嗎?”“加班去!”

他們的付出,得到了患者的認可。

2月6日下午5時許,奮戰半個月後,他第一次回家取換洗衣物。本來,他讓父親將衣服放在樓下。結果,父親一直在樓下等他,兩人隔著兩米遠簡短交流了幾句後,父親突然喊住張晉,給他行了一個標準軍禮。

這一切,醫療隊隊員們都看在眼裡、感動在心裡,也用行動在回應。

“發熱門診剛設置時,我們工作很忙,一個夜班從下午5點到凌晨2點,就接診了70多個病人。”熊文濤說。

晚上下班時,正在強制休假的護士長陳敏給隊員們發來信息致謝,同事還給大家送來了鴨翅鴨脖。“你們都已辛苦奮戰在一線30多天,從未聽到你們抱怨,你們都是我學習的榜樣。”盧燕琪感動地說。

來自江西的退役軍人晏鑫鵬今年39歲,是江西省榮軍醫院副主任醫師。這次新冠肺炎疫情發生後,他一直在關註。“我是一名醫生,也是一名退役軍人。我們責無旁貸,應該沖在一線。”在得知醫院將組建醫療隊支援湖北省榮軍醫院後,他第一時間報名參加。

衝上抗疫一線,就是上戰場。退役軍人事務系統醫療隊和湖北省榮軍醫院的醫護和工作人員用行動告訴大家:戰鬥堡壘,我們來築!

凝聚力量,協同作戰“媽媽不是一個人在戰鬥,有好多叔叔阿姨和媽媽一起變身成了‘奧特曼’,我們團結起來打敗這個‘病毒怪獸’。”這是醫療隊員、護師塗可可寫給孩子的話。

“我必須保證沒有出錯的地方。雖然是小事,但是做不好,會寒了人家的心。他們大老遠過來了,一定要讓他們休息好後再上戰場。”張莉說。

這時,9歲的兒子隔著窗戶喊:“爸爸,你怎麼不上樓啊?”

疫情突然,病人增多,人手緊缺,物資儲備不足……面對這些問題,譚學龍努力想辦法:人手緊缺,那就黨員帶頭,自己先上;物資不足,那就想方設法,多方協調,跑遍各個賣場去買。

老人得到將轉入雷神山醫院的消息,臨走時發來這樣一段話:“我一定積極配合醫生治療,爭取早日康復出院回家!等嚴冬過後,我在武漢歡迎你和大家!”

疫情發生之初,在防護裝備緊缺的情況下,湖北省榮軍醫院全體急診科醫生毫不猶豫衝上了抗疫第一線,承擔起發熱門診這個危險而艱巨的任務,熊文濤醫生就是他們中的一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