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课目训练-朱博伟见证着总队实战化组训模式的变革——

  • 时间:

【电影熊出没撤档】

風雪漫天,集訓隊隊員卻從未穿過一次棉衣。只因體能訓練課目是他們的“正餐”:俯卧撐、仰卧起坐、負重深蹲、單雙杠等7個體能課目,每節課至少100個“打底”。

曾幾何時,一到冬天就是跑步練體能。隨著實戰化號角的吹響,這一固有模式被打破

訓風的嚴實,伴隨著考風的嚴苛。以朱博偉負責的排爆專業輪訓為例,以前,一個單位的考官定乾坤。如今,每個課目考核時,其他單位擔負監督員。考核結束時,成績必須本人簽字確認。如有異議,現場申訴。

這位武警新疆總隊某機動支隊的排爆專家,已經年過四旬。在他眼裡,風雪10年間,從思想觀念到課目設置,從訓練場地到組織模式,從成績評定到訓風考風……冬訓的變化無處不在、無時不有,實戰的味道越積越濃,打贏的腳步越踩越實。

這段話,對於冬訓場上的所有武警特戰隊員同樣適合——

實彈射擊在2公里武裝越野後展開,而且要負重15公斤,2公里也必須是山路;演練演習隨機導調,夜訓課目比例增大,每周雷打不動;實爆實投放手組織,彈葯消耗明顯增多……

為體驗驚心動魄的反恐戰鬥,經過簡單培訓,記者披掛戰鬥裝具,編入突擊小組,親歷了特戰隊員協同配合、一擊制“敵”的作戰進程,也感受到了反恐訓練場上濃濃的實戰化氣息。

踩進訓練場過膝的積雪,雪塵灌進靴子,一陣徹骨的冰涼。

“不負眾望”,不辜負每一次任務中人民對自己的期待、戰友對自己的期待;

這次“追悼會”震撼了所有人的心靈。從此,訓練場上花架子沒了,再沒有人抄實戰化訓練的“小道”。

在這樣的風雪嚴寒中,朱博偉摸爬滾打了十幾年。他坦言,聞到這樣的硝煙味不容易,放在早些年想都不敢想!

這些難題都出自朱博偉之手。他的考慮很簡單,一切為了實戰。

士官朱博偉(右一)衝鋒在冬訓場上。

兩年前的一場反劫持演練,朱博偉至今“心有餘悸”——

一般意義上,遠距離精準射擊才是狙擊手的應有之義,並未對射擊速度有過高要求。那麼,為什麼在反恐任務中,必須強化狙擊手的近距離快速射擊能力呢?

一個沒想到的是,因缺席機關集訓,小張和另外22名機關幹部要進行兩個半天的補訓。更令他沒想到的是,1名總隊黨委常委因出差未能參加訓練,同樣也要參加補訓。

各突擊組分別隱蔽接近“被劫持車輛”。

有些地方,在特殊的時刻抵達,會有特別的感觸。

突擊隊員隱藏在車輛後側,隨時準備突擊。

哀樂響起,集體默哀……看著情同手足的戰友身上蓋著白床單,朱博偉真哭了。

“一號射手準備!”屏息、瞄準、擊發……“一號射手命中!”對講機里傳來射擊結果。杜洋,這名參加800米遠距離射擊課目的唯一女狙擊手,兩發兩中。

“偵察得知,一號‘暴恐分子’位於車尾出口位置。”只見一支作戰小隊迅速出動,悄無聲息地將公交車瞬間包圍,隨後的戰鬥如電閃雷鳴,迅捷有力,車上的“暴恐分子”被抓捕,人質被解救。

隆冬時節,一聲令下,駐守在天山南北的幾十個特戰分隊風馳電掣,按作戰要素、實戰要求遠程機動數千里抵達指定地域。與此同時,狙擊、偵察、工兵、重火器等13類集訓在不同地域拉開戰幕。

“不忘初心”,知道自己為什麼出發,為什麼戰鬥!

這麼大規模的集訓,放著家門口的訓練場不用,偏要打破常規拉到野外,朱博偉也是第一次遇到。擔任排爆教練員的他忙得團團轉,從早到晚鉚在訓練場,要麼給集訓的特戰隊員講理論,要麼帶領駐訓的工兵中隊進行實爆作業,晚上還要編寫教案、考察現場。

天色漸晚,距離楊鑫不遠處的山坡上,女狙擊手杜洋已經在雪中潛伏了一個多小時,只待一聲令下。

以往的教學經驗很難滿足大規模、高強度訓練需求,組訓模式只能跟著任務變,朱博偉和所有教練員按照高於實戰的要求,採取戰術課題牽引、作戰進程推進、複雜情況誘導、陌生地域錘煉、晝夜連續實施的方式展開。

“難!太難了!”摘掉排爆頭盔,士官李永珍嘴裡蹦出這4個字,讓接下來準備排爆作業的隊員倒吸了口涼氣。

那年冬天出奇地冷。一條上級從各中隊抽調10名訓練尖子參加比武的消息炸開了鍋。大家爭先恐後,作為反劫機中隊尖刀班班長的朱博偉有幸選入比武集訓隊。

從遠程機動到模擬對抗,從戰法研究到新特裝備實打,從共同課目強訓到專業課目精訓……朱博偉告訴記者,組訓模式的轉變,給實踐教學帶來了更多挑戰。

前不久,剛剛完成為期20天工作組任務的機關幹部小張,一回到機關,就遭遇“兩個沒想到”。

這是一次特殊的“葬禮”——一次,支隊組織反劫機演練,朱博偉有些大意,拆除“爆炸物”時,未經縝密分析,就剪斷了一根線,結果幾名戰士不幸“犧牲”。支隊領導突發奇想,在訓練場為“犧牲”的戰士舉行了“追悼會”。

“不虛此行”,讓每一次演練都更具針對性,得到近似實戰的鍛煉;

盤點起訓練場上的風氣變化,朱博偉如數家珍。他說,如今風雪裡透著實戰化的味道。這個味道吸引著老朱,更吸引著身邊成千上萬的戰友們。

風夾著雪粒,打在二級警士長朱博偉的臉上,他鼻子不禁一酸,眼前閃過這些年冬訓的一幕幕。

演練結束後,記者與特戰隊員合影留念。

嚴實的訓風考風,這些年吹得越來越強勁,朱博偉對此感觸最深。

命中目標後,杜洋的臉上,依然如沒開槍時一樣平靜。

作為狙擊手,關鍵時刻的冷靜至關重要。談及在冬日里練習狙擊課目的感受,她告訴記者:扣動扳機的食指靈敏度對狙擊手很重要,但手指在冰雪中常常會凍僵;帶著防寒面罩,呼出的熱氣會變成水霧,影響狙擊時的瞄準……

狙擊手教員李航對此有深刻的理解。“快速上膛、快速瞄準、快速擊發、快速命中,是我們必須掌握的能力。”他說,為了在準確命中目標的同時,提高射擊速度,大家做了很多研究。

此刻雪霧升騰,800米外,杜洋的靶標變得越來越模糊。

杜洋有自己的人生格言:“不虛此行,不負眾望,不忘初心。”

朱博偉清楚地記得他軍旅生涯中的第一次比武。

陽光照射下,被雪覆蓋的大地明亮而刺眼,一場“解救人質”演練拉開序幕……

朱博偉坦言,以前比武考核前,會有這個人打招呼、那個人求情的情況。現在“安靜”多了,大家的心思也從以前的考前找關係,轉到了考前加油練。

李永珍是朱博偉的高徒,曾被評為總隊“十佳排爆手”之一。在旁人眼裡,李永珍的排爆水平響噹噹。沒想到,連他都開始叫難。

版式設計:梁 晨親歷說冬天的砥礪,必將磨出新的“鋒刃”

大雪初霽,走進武警新疆總隊某訓練基地,那些影視里扣人心弦的反恐戰鬥場面,此刻真實地呈現在記者眼前——

“抬槍就打、一打就中”,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我們晚上常常加練,比如練習抬槍和瞄準,一組100次,每晚練習30組。”楊鑫說。

1月2日,朱博偉和戰友們剛走出開訓動員現場,便開始實爆實投實射訓練。

憑藉超強的體能素質,突擊隊員以最快的速度接近樓房。沒想到,“暴恐分子”竟把整棟樓的門窗、管道、通風口封堵得嚴嚴實實,所有觀察手段全部失效。

從大雪紛飛練到冰雪消融,課目始終未變。最終,他們參加比武,奪得了5公里武裝越野的第一名。一位首長給出了這樣的評價:這個總隊的兵就是能跑,素質就是好。

讓人沒想到的是,接過信封的突擊隊員被隱藏其中的炸彈炸傷“陣亡”。意外一波接著一波,習慣了傳統套路的紅方,被藍方打得狼狽不堪。

突擊隊員迂迴到有利位置,發動攻擊。

冰天雪地,一場反恐戰鬥演練打響。指揮員根據偵察情況和現場態勢,組織特戰隊員隱蔽接近“被劫持車輛”。隨著一聲令下,突擊小組多點突入車內,進行精確打擊,成功解救人質。

以往,比武集訓中多多少少還能看到形式主義的影子,現在上上下下都是實打實

當時,無論是在朱博偉眼中,還是在各級領導眼中,能跑就是素質好的代名詞。但近年來,隨著實戰化號角的吹響,這一延續多年的固有印象逐漸被打破。

這是一次夜間解救人質的訓練。狹小的地下室,漆黑一片,只靠一盞小馬燈照明,房間內雜亂不堪。要求一名排爆隊員攜帶排爆器材進入屋內排爆,時間15分鐘。

這幾年,為了趕上實戰化訓練的腳步,朱博偉一次又一次地切換組訓模式,從簡單的照本宣科,到結合實踐教學;從單個內容組訓,到成體系、成規模組訓;從在本單位挑選尖子組訓,到邀請特警學院專家輔導授課。

房間狹小,光線不好,設備難展開;明顯爆炸裝置,隱蔽爆炸裝置,有的攥在手心,有的放在衣服里,還有的拉線綁在凳子上;壓髮式、松髮式、水銀式等組合式爆炸裝置有10餘種……

從簡單的照本宣科到結合實踐教學,從單個內容訓到成體系成規模練,組訓模式正在升級換代

“敵情”不明,只好喊話談判。隨後,一名手持信封的“人質”出現在大家面前。

快速而精準地制服敵人,是反恐戰鬥中特戰隊員們不懈追求的目標。

儘管大雪飄飛、寒氣襲人,但隨處可見火熱的練兵場景。

“我們考慮的是貼近實戰!”楊鑫說,在反恐作戰中,除了遠距離射擊,還會有街角樓巷間的較量,大都是在百米範圍內的快速反應。同時,如果狙擊手在轉移中遇到“暴恐分子”,只有做到“抬槍就打、一打就中”,才能立於不敗之地。

冰天雪地,給狙擊手帶來很多困難,但狙擊手必須學會在任何條件下,調整好狀態,迎接挑戰。

下一個課目耐人尋味——正在進行“搜索、轉移射擊”訓練的狙擊手楊鑫,舉槍就打,跑動50米、20秒,眼前的5個靶標應聲而倒。

梅花香自苦寒來,這個冬天的砥礪,必將磨出反恐精英們新的“鋒刃”。

從那以後,朱博偉如夢方醒:靠體能“一招鮮吃遍天”的時代一去不復返。這幾年,經歷的冬訓越多,朱博偉的感觸越深:以往冬訓體能課目占比很大,如今戰鬥技能課目“唱主角”——

朱博偉見證著總隊實戰化組訓模式的變革——

以往,像這樣的訓練考核提前幾個月就會下發細則,照著細則組訓即可。如今,什麼內容、課目、評判標準全然不知。逼著大家把組訓模式切換成貼近實戰的隨機模式,窮盡一切辦法,想盡所有困局。